因此,认定试用期与转正后的工资标准只是一致,并没有损害劳动者权益显然是不恰当的

胡先生于2020年5月27日以高级软件工程师身份进入公司,双方于2020年6月1日签订《劳动合同》,承诺2020年6月1日合同生效,2021年12月31日终止,其中试用期至2020年8月31日月薪6000元或根据月度公司的利润和工作成果发放月度奖等。

随后双方发生劳动争议,胡某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向该公司申请支付法定试用期2020年7月27日至2020年8月31日之间的赔偿金23367.5元,被驳回。胡某向法院提出申诉。

该公司介绍,胡某每月基本工资6000元,津贴4200元,全勤奖金8800元,共计1.9万元,每月另有伙食费,按出勤天数计算,每天25元,提交《胡某工资支付情况》统计表。

胡某不承认《胡某工资发放情况》中记载的工资结构,但承认工资为每月1.9万元,试用期与转正后不分。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合同期限在1年以上不满3年的,试用期不得超过2个月,超过部分应当按照转正后的工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该期间的工资。在本案中,一家公司与胡某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试用期超过两个月,但胡某承认试用期内的工资与转正后的工资标准没有区别,均为每月1.9万元,胡某再次要求某公司支付超过两个月试用期的赔偿金法院没有支持。所以判决驳回了胡先生的这一诉讼请求。

因此,认定试用期与转正后的工资标准只是一致,并没有损害劳动者权益显然是不恰当的 热门话题

胡某不服一审判决而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在本案中,双方劳动合同期限为1年6个月,但因约定试用期已超过2个月履行,某公司应超过2个月部分试用期向胡某支付赔偿金,经计算由于胡某要求一家公司赔偿23367.5元不超过法定标准,二审判决支持胡某的这一请求。

答案是:应该。

首先,劳动合同法第83条是为防止用人单位在试用期间损害劳动者权益而规定的惩罚性赔偿,该赔偿金的性质并不弥补劳动者的损失,因此不以劳动者权益受到损害为前提。

其次,劳动者试用期与转正后的权利义务,除工资标准可能不同外,还有其他差异。例如关于劳动合同的解除,实际上,在试用期内以劳动者不符合录用条件的理由解除比正式员工的劳动合同的解除缓和,劳动者也经常为了在试用期内得到更好的表现和评价而支付更多的劳动,此时其合法权益也更容易受到侵害。

因此,认定试用期与转正后的工资标准只是一致,并没有损害劳动者权益显然是不恰当的。


1b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福瑞在线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