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岳说:“我……”

她活了三次,但那只是另一个人的回忆

酒馆老板带来了一个新的故事,浪漫而奇怪。看到结局,人们禁不住喘气。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记忆,他怎么能找到自己 如果没有地上的身份证,崔月可能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她还救了一名男子和一名落水男子。他们从头开始创造新的记忆。他们制作音乐,在仓库里吃早餐,就像一对相识多年的夫妇。但一部旧DV中的图像让她不寒而栗——事实证明我们真的认识很长时间了。

第一场

烟在她眼前翻腾。

从现场情况来看,这应该是一起连环车祸。至少有五六辆汽车相撞,受损最严重的一辆红色汽车前后相撞。它已被完全废弃,并以不可抗拒的趋势被烧毁。

火势越来越大,浓烟使她无法睁开眼睛。整条街都被完全封锁了,汽车的汽笛声不断地来来往往。混乱得她头痛。在热空气下,她面前的场景变得流动和扭曲。这是真是假。

她心想:这是什么地方

崔岳说:“我……” 热门话题

抬头一看,她发现不远处有一块蓝色的路标,上面写着:新开街。我明白了,虽然她不知道新开街的确切位置。救护车从远处驶过。几名躺在路边的伤者被担架抬走,然后呼啸而去。一次又一次的哭声似乎在她心中结下了不解之缘。

“夫人,请后退!”

她似乎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但声音远近不一,极不真实。突然,她觉得自己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一位身材魁梧的消防员端庄地看着她。

“请回到那条线后面,”消防员指着远处画的警戒线,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问道,“你受伤了吗 ”

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消防队员冲进事故中心。

她继续沿路走,但不知道该去哪里。看到她离事故现场越来越远,她周围的环境逐渐变得安静。这一地区恢复了城市的原始面貌,粗糙、凌乱和嘈杂,但没有燃烧。

一个男人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她抬起头,站在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和面具的男孩面前。她愣住了一会儿,男孩立即问道:“你需要锻炼吗 ”

“什么 ”

男孩递给她一张蓝色的海报。她低头一看,看到海报上有一个肌肉发达的男人。海报旁边用粗体字写着一家健身房提供卡折扣。

她翻遍了全身,但找不到她的手机或钱包。

“那是什么 ”分发传单的男孩指着地上的一张卡片说:“它从你身上掉下来了。”

她低下头,拿起一张身份证,把它翻过来。身份证照片中的女人微笑着看着她,特别和蔼可亲。

证书上写着这个女人的名字:崔月。

她想,崔月是谁

崔岳沿着光明路往东走,走进了一条混乱的街道。街道肮脏,到处都是垃圾,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味。沿街摆摊的小贩正在与顾客争吵。走失的猫和狗大摇大摆地走过,没有避开人群。汽车和老年滑板车共享同一条狭窄的道路,没有人有意回避。崔月一边走来走去,一边仰望着类似的住宅楼,寻找自己的目的地。

7号楼隐藏在一个蔬菜市场后面。崔站在第三单元门口,机组门开着,门禁无效。这是一座六层楼的老建筑。没有电梯。在黑暗的走廊里,只有不敏感的声控灯。她爬上楼梯,看到走廊的墙上挂满了打开下水道和疏通下水道的广告,还有一些奇怪的涂鸦。她一路爬上去站在401门前,门上有一个红色的按钮。她按了两次按钮。铃声被打破了,没有声音。她轻轻地敲门。

刚才,那只仍然透明的猫的眼睛变黑了。崔月知道是里面的人在看着她,但仍然没有回应。她试探性地问:“这是刘浩宇的家吗 ”

里面仍然没有声音。

崔月接着说:“我是昨天在花河的人,请开门。”她特别没有强调溺水和救人。她想让她的访问更容易些,但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使她非常不高兴。于是她又敲了敲门,又下意识地踢了一脚。

门开了,但却是对面的门。一位穿着睡衣的卷发中年妇女喊道:“为什么 ”崔岳回头说:“我在找这个家。”中年妇女说,“你能不能清点 我中午睡了。你把我叫醒了。”

她翻遍了所有地方,发现自己没有手机。

这两个人在争吵。崔岳面前的门突然开了。刘浩宇出现在门后,把崔岳拉进了房间。门是关着的。刘浩宇看着猫眼,空气很安静。直到走廊里有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刘浩宇叹了口气,转向崔岳。“那是个泼妇。她可以和你争论一天。”

刘浩宇的家是一套一居室的小公寓,最大面积为40平方米,但即便如此,它仍然显得非常空旷。崔岳环顾四周,发现客厅里有两把电吉他。旁边是一个以计算机和MIDI键盘为中心的音乐工作台。墙上是摇滚乐队的海报。卧室的门开着。卧室里没有床。地板上只有一张床垫,旁边堆着几本书。

这几乎是刘浩宇的全部财产。

崔岳问:“你刚才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

刘浩宇没有回答。他脸红了,低下了头。

崔岳接着说:“我记得你是谁。”

刘浩宇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他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一盒香烟,拿出两支,递给崔岳一支。

崔岳说:“谢谢你,我不能抽烟。”

崔岳问:“你自己做什么 ”

刘浩宇说:“里面还有一枚硬币。”

说完,刘浩宇似乎意识到这个笑话并不好笑。他解释说:“我仍然有钱,但我身上只有现金。别担心我。”

他们面对面地站着,话题突然停了下来,气氛有些尴尬。崔岳一言不发地说:“你做音乐吗 ”

刘浩宇突然无动于衷,阴沉地回答:“不。”

崔岳有点无奈,也有点生气。她觉得对面的人根本不讲道理。她说:“你怎么能像书一样把脸转过来 ”

刘浩宇说:“你还有别的吗 回去吧。”

崔岳有点不知所措:“好吧,我去。”

离开刘浩宇家后,崔岳靠在门上,大口喘气。她后悔刚才没有再骂刘浩宇几句。现在,她越想生气,就没有地方发泄她的愤怒。她再次走进混乱的市区,在他们之间穿梭。她心里只有一个愿望:今生不要让我再遇到这个人。

当时,崔月与刘浩宇再次见面还是八个小时。

场景4

8小时后,崔月再次见到刘浩宇的地方是她昨天看到的一家名为“孤独之心”的酒吧。

崔岳还是忍不住好奇来到这里,并断定昨晚在门口吸烟的人确实是这里的老板。令崔月惊讶的是,老板显然认识她。

“好久不见了。”

崔岳一进门,老板就热情欢迎他。

“哦……是的。”崔岳茫然地回答。

她没有说她失忆了,因为她不知道这里和这里的人是否值得信任。

“你最好先坐下。”

老板指着靠墙的一张空桌子。崔岳想,我还有一个固定的座位。

酒吧老板给崔岳倒了一杯啤酒,说如果他需要什么,他会打电话给他。崔月警觉的心渐渐放松了,心情也变得明朗了。

但这只持续了几分钟,因为她很快又见到了刘浩宇。

刘浩宇在酒馆的墙上。上面有一模一样的健身广告。在照片中,刘浩宇展示了他闪亮而强壮的假腹部肌肉,并以恼人的表情看着她。

老板似乎注意到了崔岳愤怒的眼睛,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崔岳指着海报说:“老板,你做餐饮的时候为什么要贴这样的海报 ”老板跟着崔岳的眼睛,尴尬地说:“我不知道是谁贴的。我的墙几乎是公共的。我以前贴过一张歌手的演唱会海报,但后来那场演唱会没有开。”

崔岳说:“这堵墙不是很吉祥。”

老板笑着回答:“这很有道理。”他继续说,“如果你不喜欢,就去把它撕下来。”

崔岳说:“没必要,拆了也没用,老爷来了。”

刘浩宇背着吉他走进酒馆。他满身灰尘。他一眼就发现了崔岳,挥手喊道:“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崔岳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但叹了口气:“听起来不错。”

刘浩宇停止了游戏,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按了几下,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崔岳。

她看到了歌曲《相遇》的歌词。

刘浩宇向老板举手喊道:“再来两瓶啤酒。”

老板把啤酒端到桌上,打开了瓶子。刘浩宇问老板:“我们能在这里唱首歌吗 ”崔岳听了,问道:“是吗 ”老板回答说:“当然。”

刘浩宇没有等待崔岳的回应。钢琴的声音已经响起,商店里的顾客侧视着。刘浩宇悠闲地唱着。他一边唱歌,一边用眼睛等待崔岳的回应。

崔月看着手机上的文字,感到不知所措。她感到似曾相识。虽然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此刻她心中涌动的欲望特别清晰,就像她昨晚面对花河水面时的欲望一样。

插曲结束后,崔岳开始唱歌。

歌曲结束时,酒馆里爆发出自发的掌声。老板带头鼓掌。崔岳脸红了,低下头。

刘浩宇说:“你愿意和我一起做音乐吗 ”

崔岳说:“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什么都做不了。”

刘浩宇说:“你会唱歌,你唱得很好。”

崔岳说:“我……”

“你不想吗 ”刘浩宇茫然地看着她。

“我不知道。我还没弄明白。”

刘浩宇说:“那么,你相信命运吗 ”

崔岳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

刘浩宇拿出了他的黑色钱包——崔岳早些时候还给他的那个。他从硬币中取出硬币,放在崔岳的脸上,脸上刻着一个女人的头。刘浩宇说:“你觉得这个人长得像你吗 ”

崔月笑了笑,没有评论,因为硬币上的女人和她很不一样。她留着短发,崔悦留着飘逸的长发。

她可能猜到了刘浩宇的下一个把戏。

刘浩宇说:“我们掷硬币来决定。如果是正面,你答应我。如果不是正面,我会把它当作我没有说出来。公平吗 ”

崔岳说:“我怎么这么匆忙 ”

刘浩宇突然露出严肃的表情说:“我一直认为,把你拿不定主意的事情留给命运是最好的办法。”

崔岳沉默了一会儿。她看着刘浩宇期待的眼睛,点了点头。

硬币在空中旋转,穿过酒馆的昏暗灯光,呼啸而过,落回刘浩宇的掌心。

手掌是张开的,确实是头的这一边。

这是崔岳早就知道的结果。

场景5

早上八点,崔岳又来到刘浩宇的门口。她正要敲门,但门自己开了。刘浩宇郑重地说:“请进。”

崔月一进门就不知所措。虽然昨天看起来很混乱,但至少看起来像是一个居住的地方。现在房子好像被抢了。到处都是东西。客厅中央有几个大纸箱。崔岳看了很久才意识到。他问刘浩宇:“你要搬家吗 ”

“我们需要一个工作室,”刘说

一切都进展得太快了。崔悦有点落后于节奏。事实上,她刚才在来这里的路上非常困惑。她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喝了昨晚喝的酒。她问刘浩宇:“你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工作 ”

刘浩宇说:“你愿意每天来我家吗 另外,如果我们在这里放音乐,你认为对面的泼妇会同意吗 ”

崔岳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崔岳惊讶地问:“你昨晚做了这么多 ”

刘浩宇说:“所以你必须赶快跟上进度。你来的时候看到一辆卡车停在下面了吗 ”

崔岳想了想,果然看到了。她向刘浩宇点点头。

刘浩宇说:“就是那辆车感动了我们。”

这辆面包车经过了城市的大部分地区,最后停在了西郊的一个偏远地区。前面是一条狭窄的小路。卡车无法进入。他们不得不卸下所有的东西,用手搬运最后一段路。

崔岳在胡同入口处的平房里看到了一道深蓝色的光。有一个人在窗户里看着她。她转过头来。人类的影子消失了。似乎这只是她的幻觉。

但刘浩宇说得对,这个地方已经破败不堪。

两人一起把纸箱乐器和工作台搬进了车库。这项看似简单的工作花了两个小时。

当最后一把吉他准备好时,崔月揉了揉她疼痛的背,转过身来。她吓得魂不附体。

一个奇怪的男人盯着她。

那人瘦得像骷髅。他穿着一件破旧的米色T恤,上面沾满了污垢。那人给了崔岳一个可怕的微笑。他的牙齿和头发都快没了。他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迹。

崔岳的心在狂跳。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男人突然问她:“你喝果汁吗 ”

“什么 ”崔岳的声音在颤抖。

就在这时,刘浩宇走了过来。当他看到那个人时,他似乎并不惊讶。他对那人说:“没关系,回去吧。”

他关上车库门,把那个陌生人关在门外。

崔岳仍然很震惊,而刘浩宇说:“他是地主。”

“是不是…”

崔岳伤心地问:“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

“说来话长,”刘浩宇说,“我们先清理一下。”

崔月虽然还很害怕,但内心还是有一丝怜悯。她想到了自己的现状。失忆的人会被视为精神病患者吗 她不知道。她只是想变得正常。


1b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福瑞在线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