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集团投资小鹏汽车]华为小米等智能手机公司鹏汽车的上市风波仍在继续

鹏G9的上市风波仍在继续。

据36氪透露,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最近举行了多次管理层会议,对公司运营和产品战略等进行了反思,并于10月21日晚发布了全员邮件,进行了全面的组织结构调整。

此外,小鹏汽车还在市长/市场客服通信销售培训销售管理等功能上,围绕一辆汽车成立了3个虚拟产品矩阵组织,以确保面向客户和市长/市场的完整产品全业务闭环。三大产品平台负责人直接向每人何小鹏报告。

在日常运营中,小鹏汽车将改变过去的集群战略,建立“战略研发供应生产营销服装功能支持五大体系业务链目标一致性高效协作支持公司战略和大型产品矩阵落地”。

鹏汽车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证实,内部组织结构变化确实发生了,属于业务战略的正常调整。在他看来,调整后的业务线将更加明确,员工的工作方向将更加明确。

据这位人士透露,昨天在内部大会上,何小鹏一度哽咽,反思了执行上存在的问题。

“有反省才能进步,所有员工都希望公司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高层也应适时调整公司发展战略,以适应市场和客户的要求,这是最重要的。”

据安永朴志隆战略咨询合作伙伴张一超的界面新闻采访显示,随着产品线的增多和市长/市场竞争的激烈,组织结构多层化矩阵化是必然的,G9风波引发了这一过程。

“过去按功能划分,企业初期产品比较少,市场也不成熟的初期阶段更合适。但是现在,爆发到最后后,各虚拟组织可以让高层帅气起来,打破部门墙,为总体目标共同努力,取得最佳结果。

截至投稿,鹏汽车尚未回应界面新闻评价请求。

9月21日,肩负着鹏汽车高级化发展和毛利率提高双重负担的鹏G9宣布上市。但是过于复杂的期权逻辑和高价低配的市长/市场战略引起了消费者的不满。结果不到48小时,鹏鸟紧急调整了价格和配置,挽回了部分订单。

G9改组风波是大鹏汽车内部管理问题的缩影。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很难想象这是新势力公司犯下的错误。各业务线相互博弈中,内部出现了决策失误。

多名鹏汽车基层工作人员反映在界面新闻中,内部确实存在执行效率不高的问题。一名离职的鹏汽车工作人员告诉我界面新闻,去年鹏汽车大规模扩张,询问管理风险,内部派系斗争很严重。

“华为小米等智能手机公司挖来的中高级人才从传统汽车公司离职的腰子人才大鹏汽车初创的元老级员工组成了三大派系,彼此理念不同,相互竞争,内部消耗严重。”

事实上,早在G9上市之前,何小鹏就已经意识到公司存在管理问题。今年2月,何小鹏发表内部信件,提议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高毛利率,启动裁员。

以小鹏汽车员工人数最多的互联网中心为例,负责陈永海的副总裁今年年初从高德地图离职,加入小鹏后开始调整部门组织。

内部职员根据界面新闻报道,今年上半年不仅新生,P8到P10部分的高级P职员也被解雇。这次组织结构调整得很大,但还没有提到裁员。

据界面新闻报道,2021年鹏汽车员工人数从5084人增加到13978人,是“蔚来”中员工人数增长最快的企业。但是,据2022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鹏职员人数为13955人,没有减半。

从财报数据来看,大鹏汽车上半年亏本提高效率的成果并不明显。大鹏汽车的净损失从48.63亿韩元略微缩小到44.2亿韩元,但募集利率从去年的12.5%下降到了11.6%。

销售量的持续下降给鹏汽车带来了更大的压力。2022年8月和9月,鹏鹏汽车的交付量分别为9578辆和8468辆,其中8月的交付量呈环比下降趋势,9月的交付量与去年同期环比双降。

不出所料,小鹏汽车今年的销售目标是确保25万辆,撞30万辆。但是鹏鹏汽车今年9月累计销量为9.85万辆,仅占销量目标的40%左右,今年KPI已经很难完成。

鹏鹏汽车的销售主力仍然是两年前推出的P7。在当时的环境下,这种智能化是比肩特斯拉model 3更便宜的车型,抢占了市长/市场空白。随着入境的造车势力的增加,鹏汽车需要证明自己的成功不是偶尔的,而是充分的产品竞争力和市长/市场持续性。

G9承担了这个重任,但开始失败了。上市发布会第二天,鹏汽车杭州下跌了11.5%以上,市值蒸发了120亿港元。到目前为止,小鹏汽车今年累计跌幅超过80%,最新市值已降至540亿港元。

由于内部管理问题的集中爆发,何小鹏认识到必须改变。

《晚点》报道说何小鹏不喜欢管理,但找不到合适的合伙人,让自己成为CEO。现在,这件不满意的事他要做得更多。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福瑞在线教育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